止回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止回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C栋404公寓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7:35:42 阅读: 来源:止回阀厂家

华小丽前一天才把行李搬进这栋老旧的公寓楼,小区所在区域比较偏僻,又因为是老式楼,住在这里的只有一些老人,周边也没有什么商铺,要走过一条街才能找到小卖部和饭馆。

原本她还有些迟疑,但想到自己两千一月的工资,就作罢了,这么点钱,她基本上没有什么挑选的权利,能找到间这样的低价房就已经不错了。

今天上午小丽正式入住,一进来就开始打扫屋子,忙活了一个白天才把屋子整理干净。她洗完澡出来,打开电风扇吹着湿漉漉的头发,刚坐上床就忍不住躺了下去,不过片刻就累得睡着了。

晚上十一点的时候,她被饿醒了,坐起来的时候肚子还在咕咕叫,她记起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了。这个时间,外卖很多已经下班了,就算有些店还在工作,配送费也太高了。小丽换了一套轻便的运动装,随手锁了门,打算自己去街上买吃的。

刚出小区,就刮来一阵寒风,小丽打了个哆嗦,四处路灯都亮着,老式楼上有几处窗户还亮着灯光,外面只有她一个人,整个街区寂静的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。

“呼,”小丽长出一口气,安慰自己,“不慌不慌,才十一点,有很多人都还没睡,走出这条街就能见着人了。”

抚了抚胸口,小丽继续往外走去。

快到巷子的尽头时,小丽看到一个杂货铺还开着灯。她冲过去,低头快速的挑了些方便面,饮料和面包,抬起头准备付钱的时候却一愣。

怎么……怎么没有人啊?

小丽站在摊子前,清了清嗓子,鼓起勇气道:“有人吗,我,我要付钱。”

半天没人回应。

小丽更是疑惑了,往铺里看了看,细声道:“有没有人啊,我,我买东西。”

还是无人应答。

小丽有些害怕,正想放下东西离开,就见一个满脸倦容的中年女人挑开帘子,边打哈欠边走了出来,“小姑娘不好意思啊,婆婆我老了就是爱睡,刚才没听见,现在可以付钱了。”

说罢伸出她的手。

小丽将早就数好的钱递过去,这时,她突然发现中年女人的手,竟爬满了皱纹,苍老无比。

小丽愣住了,中年女人接过钱,刚准往铺子里走,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猛的回过头,看着发呆的小丽,上下打量了几下,缓缓道:“小姑娘,你在这边自己一个人住公寓?”

“啊?”小丽回神,结结巴巴的回答,“啊啊!对对对,是,是的,怎么了?”

中年女人的眼睛一亮,但马上被她掩饰过去,转瞬变得惊恐,“小姑娘,我跟你说啊,晚上十二点听到什么响动,都不要管,更不要去公寓顶楼哩!千万啊!前两年这里来了个厉鬼,专挑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下手,你碰上她,不仅会被她扒了面皮,器官都会被吃掉!”

小丽吓得一个哆嗦,怪不得这里人这么少,居然……

“她会——要你的命哩!”中年女人突然同一种很空灵诡异的声音道,“她会用指甲一点一点抠下你的眼珠,牙齿咬断你的耳朵,一点,一点,就像这样,嗤!”

说着,中年女人做了一个劈人的动作。

小丽心惊胆跳,一想到那种画面,几乎就要控制不住放声尖叫。

“谢……谢,谢谢!我,我下个月就搬走!”小丽看了时间,已经十一点半了,头也不回的赶紧往回跑。

战战兢兢的锁好门,小丽是越想越生气,怪不得,之前房东会满脸堆笑的同意低价租给她,居然是因为这里有说不清的灵异事件!

不行!她明天时间一定要去找房东,老是住这,她还没被鬼吓死,就被自己吓死了!

这样愤怒的想着,小丽拆开手中的方便面,恹恹的吃起来。

小丽吃完一包方便面,总觉得口舌干燥,她又打开袋子里的番茄汁饮料一饮而尽,刚入口是番茄的酸甜,可不过多时嘴里却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,惊的她赶紧去卫生间漱口,可漱口水却是鲜红的颜色,漱了好久才渐渐淡了颜色。

小丽突然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,她拾起刚才喝完的空瓶子,对着瓶口闻了闻,却不是什么番茄的味道,而是一股肉质腐烂的恶臭味!

小丽慌忙的扔开瓶子,转头却见还未拆封的面包也迅速变了颜色,不再那么新鲜,慢慢的萎缩下去,成了一团肉的样子。

小丽大惊失色。

莫非……莫非那个厉鬼这么快就找上她了吗!不要啊!千万不要!

小丽手忙脚乱的打开微信,叫了一辆开往市中心的车。她急匆匆的穿好鞋,来到门前,却怎么也打不开这道门,好像被焊死了一般。

惊惧交加的小丽铆足劲,一下一下的踹门,却发现那道门纹丝不动。

这时,电话突然响起,华小丽像看到救星一样迅速接通电话,“喂喂您好,我本来想下楼,结果发现门突然打不开了,您能上来帮我踹一下门吗?我住在C栋404。”

“哦哦好。”司机在电话那头答应。

“谢谢您!谢谢您!”此时的华小丽已经带了哭腔。

小丽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,不安的守在门口,等待司机的到来。

没过两分钟,司机的电话又来了,“喂我到你家门前了,我踹了啊!”

“嗯嗯快一点!”

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巨响,可是小丽眼前的门还是没有一点动静。

电话里传来司机疑惑的声音,“喂,我踹开了啊,可是这里面怎么没人?”

小丽尖叫,“什么!”

司机继续道:“是C栋404啊!”

小丽难以置信,“这怎么可能!”

她觉得自己都快疯了,正想说什么,却发现电话已经挂断了,再打过去也能只听到,“对方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。”

小丽大口呼吸的瘫坐在地上,手机屏幕一亮,正好午夜十二点。

屋内突然刮一阵冷风,凉飕飕的拍打在小丽身上,她四周环顾,竟然发现原本小旧的房间,不知何时变成了公寓的顶楼!

“滴答。”

似乎有什么东西滴落在小丽的头发上。

接着一滴,又一滴。

小丽迟缓的伸出手摸了摸的自己的头发,黏黏腻腻,她低头闻了闻,满手的血腥味。她似乎知道了什么,慢慢的抬起头,看到了这辈子都永生难忘的场景——

是那个小卖部的女店主。

她静静的浮在顶楼唯一的那面墙上,满脸惨白,额头上好像有一个血洞,咕噜咕噜的冒着血,蔓延的满脸都是。身上无数个窟窿,像是被刀捅过无数次,正在向下面滴血。

女人就这么阴沉的笑看着小丽。

“啧啧,多么年轻漂亮的脸庞啊,就是我想要的呢,桀桀桀。”

女人笑得瘆人,咧开嘴巴,暴露出她沾满血迹的牙齿,中间黑洞洞的,似乎是空的,没有舌头……

“啊——”

华小丽尖叫着醒来。

她感受着电风扇不断吹到脸上的风,摸了摸半干的头发,不由得松了口气,原来是梦。

她在床上挪了一下,突然顿住。

眼睛凉嗖嗖的,耳朵也好像听不见了。

好像,有什么不对呢。

安装南京玻璃钢穿线管安全储存规定

茂名市广东304不锈钢管生产厂家优质厂家加工定制源头工厂

宁波铝方通价格是多少南通铝方通吊顶价格

侧拉环锚固钉U型锚固钉厂家电话

威远县国五冷轧钢板7吨防爆车改装厂

丹参收获机中山丹参收获机代理

绿化洒水车雾炮车超值价

不锈钢凹槽管温州凹槽管外观光亮

中山无尘工作棚批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