止回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止回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张歆艺袁弘晒照秀恩爱女方生日男方送花献吻物流

发布时间:2019-11-29 18:40:29 阅读: 来源:止回阀厂家

张歆艺袁弘晒照秀恩爱 女方生日男方送花献吻

张歆艺袁弘首度秀恩爱

5月29日是张歆艺的生日,刚刚与袁弘公布恋情的她因为外婆的去世无法举办生日宴席,然而这并不影响他们秀恩爱,两人在朋友圈内晒出了一起庆生的合影,男方更送玫瑰花献吻。

5月20日当天,风行工作室一大早公布一组视频,瞬间登顶热搜榜,点燃全网“虐死单身汪”模式。视频中“二姐”张歆艺与袁弘同住一屋,虚掩窗帘,二人亲密依偎,互相喂食,最后还甜蜜拥吻,坐实恋爱传闻。“弘歆恋”的浮出水面犹如向网民扔下一枚手榴弹,祝福者有之,女友粉心碎者有之,各种流言与猜想亦甚嚣尘上,“网友臆测婚内出轨”“二姐阴谋逼袁弘默认”等莫衷一是。彼时由于袁弘在《真正男子汉》剧组封闭拍摄,二姐张歆艺亦对恋情三缄其口,婉拒一切采访。

相识于《解忧公主》

“二姐当时想把闺密介绍给袁弘”

演员吕夏与张歆艺相识已有14年,两人从2001年成为中戏同班同学起,就一直是无话不谈的好闺密。提起二姐和袁弘,吕夏十分直爽地说:“他俩太合适了,这两个人怎么都是要在一起的。”

网上相传张歆艺与袁弘在拍摄《解忧公主》时因戏生情,然而剧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两个人拍戏时只是刚刚认识,张歆艺还张罗了好久,要把袁弘介绍给自己的闺密吕夏。”吕夏一听到这件事,便爽朗地笑起来,“没错,当时要把老袁介绍给我的,他们那时在北京郊区拍戏,还给我组了一个亲友团,等于这个团都是陪我去相亲的。”

同为2001届表演系学生的吕夏和袁弘在多年前曾有过一面之缘,2005年吕夏曾在袁弘主演的《上书房》中客串一个角色。而张歆艺拍《解忧公主》时与袁弘初识,便深深折服于此人工作中的“轴”和生活中的逗比,神聊之后发现长了一张后宫小说男主脸的他竟然是单身,于是便献宝似地要将他介绍给自己同样有趣的闺密吕夏。

“我当时说你要干吗,她说我打算把老袁介绍给你,”吕夏露出一种“神烦”的表情,“但我感觉他特别奶油小生,好像不是我喜欢的路子,她说人特别有趣,你来见一见吧。我还是怕尴尬,她说你反正要来探我班,就过来相个亲。”《解忧公主》导演路阳向记者证实了这一场景,“对,经常有歆艺的朋友来探班,有两次还组了一个团。”

而那次场面盛大的相亲最终却无比逗比地收了场,只因一帮“损友”不仅关键时刻使不上力,还老给吕夏“拆台”。在摄影棚里与袁弘见面以后,看见吕夏一脸不自然的神情,一帮损友开始不停耍贫,“吕夏今天怎么那么不对劲儿啊?”“吕夏你怎么老不说话啊?”—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尴尬的味道。

快要走的时候,“媒人”张歆艺热心地过来问结果,懊恼的吕夏没好气地说,“不来电不来电,不要!”

因为有着如此尴尬的“相亲”经历,过两天吕夏又组团去探班时,便特意挑了个袁弘不在的时候。临走时,张歆艺叫住她,说过会儿袁弘就要从B组转过来了,你不等他一会儿?“我说关我屁事,赶紧落荒而逃,”吕夏笑着说,“我发现这帮损友特别讨厌,但确实袁弘本来是她打算介绍给我的。”

那么,二姐和袁弘在《解忧公主》剧组时真的没有来电吗?“没有没有,就是工作,”路阳导演直接否认,“只是因为他们在戏里演一对,但实际上,平时在休息或者候场的时候都是很多人在一块玩。”

嗯,那你觉不觉得自己也算是他俩的“大媒人”呢?

“不是不是,因为他俩后来又合拍了别的戏,而且在我们那个组,每天演员睡觉的时间也就六七个小时。因为他们基本上晚上十点、十一点收工之后早上6点钟就要起来,就要化妆,所以估计也基本上顾不上别的事。”导演回答。

且行且珍惜

“娱乐圈恋情容易被人放大”

在吕夏眼里,二姐是一个在感情上很执着的人,“爱得最深的时候,谁的话也不会听,就是特别相信心里那个执着的东西。”在第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中,张歆艺从大学时代起就与王志飞相恋七年,原以为这辈子都属于彼此,可最终还是抵不过无常。曾与王志飞合作无间的江珊提及张歆艺与王志飞的七年情断,世事洞明的语气中有一种深深的无奈,“两个人都是非常好的人,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只不过就是很不幸发生在这几个演员身上,娱乐圈的恋情又容易被人放大。”

“在另外一个人想结婚的时候,有一个人不想;当这个人想结婚的时候,那个人又没做好准备,就永远都错过……”吕夏叹了口气。

杨树鹏也是张歆艺生命中绕不开的名字,有才华、温柔、性格好是身边朋友对他的普遍印象。两个人从确定关系到结婚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,但这段充满浪漫色彩的婚姻只维持了短短一年半。“到后期,她真的有变化,”吕夏回忆,“我这个朋友真的一向特别特别开心,到最后发现她慢慢变得拘束,很胆小,好像很怕说错了什么,会让伴侣受到伤害。”

当时的张歆艺处于事业上升期,而杨树鹏导演筹备的项目大多无法顺利运作,对于视事业如生命的男人来说,一旦陷入低潮,陪伴在身边的人就会感受到最为直观的压力—当身边神经最大条的朋友都发现张歆艺说话开始变得字斟句酌、小心翼翼,危机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。那时,闺密陪她回到成都散心,见她没有跟父母说起准备离婚的事情,便知道她已下定决心,不需要再跟人商量,“她很执着,但如果看到这段感情大概已经覆水难收的时候,她也能够很勇敢地放手。”

“其实老杨也没有错,一个男人走到这个阶段,不管是换了江歆艺、王歆艺都是一样的结果,”吕夏说,“以前开心、浪漫的婚姻经营到这一步,掺杂了太多现实的东西,于是这一关就没挺过去,也是没有办法……不过也挺好,她和老杨现在还是朋友。”

恋情曝光的这几天,一向大咧咧的二姐一直处于焦虑状态,江珊一眼就看了出来,“这两天可能歆艺会有一点压力,情绪明显有点焦虑。”她理解处于非常时期的二姐,“大家都叫她二姐,但她其实也就是一个女孩子,内心很敏感,有时候也会很脆弱的一个人。”

好友杜淳也是看到网页后才知道的这个消息,他表示自己虽不知情,但作为两人的好朋友,真心祝福二姐和袁弘,“我个人认为他俩从性格和为人处事上来看很合适,但以后的路怎么样,还得靠两个人自己去走,作为朋友,我绝对绝对是祝福的。”

二姐曾对某知情人士透露,很怕自己“拖累”袁弘。吕夏也曾在网上见到很多评论,不乏对二姐的“婚史”和感情经历进行攻击的言辞,她感到不平,“都什么时代了,而且老袁幸不幸福,跟张歆艺有没有结过婚,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觉得他们因为遇到了彼此,都变成了更可爱的人,这本身就是幸福的表现。”

成都到固原物流

福州托运私家车

成都物流